垃圾分类网 垃圾分类资讯>冷月葬诗人

妓女日记_冷月葬诗人

2020-08-06 来源:冷月葬诗人  阅读:22次

文章来源:冷月葬诗人
原标题:读了十六年书,我成了妓女




一滴眼泪的世界



若能重来一回




你朦胧初显,双乳如霜

那一眼暗藏着羞涩的波光

在耳根娇喘

这原始的身体逐渐苏醒

你从远方走来

皙白的肌肤轻浮肉体

双腿从容环绕在侬侬的弦上

蓄欲待发

在我身上轻描淡写的唇

像雪,融化我的心

你赤裸的身体

像蛇,蜿蜒在罪恶之城

一个美学家

分开

你禁固的双腿

仿佛偷偿人间的禁果

那上千年的秘密之门

等你来开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---我不是一个妓女



“小姐”日记之三位性工作者的故事。

1. 从东北到香港打拼的女孩
@《榴莲飘飘》的小燕



我小学文化,小时候老想着走出农村看看。二十岁就下了个决定要去香港打拼。

到了香港才知道居住的时限只有三个月,四处奔波找工作,什么销售员、服务生、派传单都问了一遍,甚至连洗碗工也问了。却始终被拒之门外。因为不是香港人,大字又不识一个,而且那时候的香港人还特别看不起我们这种大陆来的乡巴佬。

香港的房租贵,只能跟别人挤在一间铁皮房里。眼看手里的钱快花光了,工作还没有着落,当初的那股一腔热血已经褪去,剩下的只有现实的鞭笞。

偶然路过了红绿灯区,看着那些妖艳美丽的女子,再瞧瞧自己的这身土得掉渣的衣服,不禁一阵酸楚。

剩下一两天的生活费,再不找到生计就得露宿街头了,更别想锦衣还乡。现在的唯一生路大概只有性工作者了。



我工作很卖力,每一次都竭尽全力让客人满意,因此回头客也多。每次做完就得洗两次澡,觉得自己很脏,虽然在水里都泡出皮肤病了,但总感觉还洗不干净。

在回山东家的前一天,破历史记录接了三十多位客人,软趴趴地摊在床上睡着了。第二天,我拿着肉体换来的钱回家。家人很骄傲,因为我赚了很多钱。

家里的老老少少都羡慕,还让我出钱办各种饭局,并且期待我下次能拿更多钱回家。

我不愿意再去南方谋生,只因大城市并不是想象的美好,那里更多的是肮脏和不堪。于是在老家做起了小本生意,甚至是唱起了戏。繁华落尽,生活不过榴莲滋味。

有人爱榴莲,有人厌恶至极。表面的金灿灿却掩盖不住不堪的味道,低贱的皮囊又遮住内心的憧憬和希望。

总盼望回老家,似乎那是梦起源的地方。可回去了又发现不过如此。



总憧憬去香港,金碧辉煌的面纱下充斥着乌烟瘴气,去了想去的地方,却想要离开。

家乡是这样,香港也是这样,人还是这样。人们看到的往往只是表象。

2.你若来嫖我,别劝我从良
 @晴天



客人完事后,来了一句:“好好的女孩,为什么非要干这个?”

我苦笑,难道嫖娼比卖淫更高尚?

身体软了,骨气却硬了。似乎劝我从良,他就不用担负嫖娼的罪名,着实可笑。

很多闲杂人等都在研究我们这个群体,还给我们取了个名称:边缘人。经过无数人的推理论证,最后拍案得出-----大多数的妓女背后一个催人泪下的故事,她们都是被逼良为娼呀。

为何卖身呢?在我眼里真相只有一个,因为可以躺着赚钱。一个精神正常的小姐会告诉你,我生来敏感,适合做鸡。没有什么高尚的动机。

我十四岁萌发了当小姐的想法,二十三岁完成了心愿。后来才明白,这就是天性。没什么可耻的。



所谓的天性大概是祖先的昭示,以春梦的形式传承,千年不变,万古不衰。

初恋的始乱终弃,还被十几个男人睡了一系列的不堪,让我看透了爱情的虚伪。

看破红尘之后,十四岁时那股当妓女的冲动又涌上心头。思来思去,那就圆梦去吧。

于是,我涂了妖艳的口红,打着白嫩嫩的粉底,穿着勾人的丝袜,露出白皙的肌肤,摆着荡妇的姿态,站在按摩店门口,温柔地朝路人招招手:“来啊,过来一下。”那种挑逗世界的感觉,乐此不疲。

他是我最喜欢的客人,第一次光顾,我就发现他身上的与众不同。他的举手投足都散发着故作老成的姿态,那种眉眼间的青涩和灵魂的干净深深吸引着我。

他坐在沙发上,红着脸指向我:“就你了。”我的心先是微微一怔,然后含笑点点头。

或许是我活好,他每次来都只要我。有一回,我来了例假,他要了别人,看着他牵着其他女人的手去客房,我竟然有点小难过,还无心接客一整天。

从那之后,我决定要黏住他,即便身体不适,也愿意用其他方式来满足他。

彼此熟悉了之后就互留电话,他偶然约我出去。走在街上,我们像情侣一样挽着手,眉目传情。



慢慢地我沦陷了,我的任何开心和不快都第一时间跟他分享。他对我十分温柔,我对他言听计从,把我从一个攻击力极强的母老虎变成温顺乖巧的小猫咪。

有一次,我们在路上遇见他的朋友,他突然面色苍白,紧张得好像裤裆的拉链没拉好似的。又好气又好笑。

我生来有一副乖巧贤惠的皮囊,再加上淡淡的妆容,还有这身良家少女的小裙子,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小姐。

我温顺地朝他眨巴眨巴眼睛,他这才轻松了些。朋友向他打招呼,二话不说便迎了上去。我娇滴滴站在他背后,听他和朋友寒暄。

他朋友不时对我上下打量,瞟到了我身上的香奈儿手提包和爱马仕裙子之后,不禁艳羡起来。还夸我品位高,气质不凡。

那一刻,他的嘴角上扬。我明白,我是他的面子。他开始更乐意带我四处玩耍,再也不怕遇见朋友,而且还有点小期待。

受了我的影响,他的品味有所提升。

他开始用起了我买的苹果手机,穿起名牌服装,还开着我为他买的小车四处转悠。他懂了什么是品位,而我却莫名害怕起来。



我常常向他透露结婚的念头,却屡次被委婉拒绝。

持续一段不冷不热的关系之后,他似乎玩够了金钱和肉体的游戏,脱口而出一句“分手吧”,把这段感情彻底地冲散了。

即便我下跪求饶也无济于事,我们近乎病态的沉溺,导致我丧失独立的灵魂,没有他的日子我终日郁郁寡欢。我以为他可以救赎我,没想到是我自作多情。

妓女不配爱情。

3.读了十六年的书,我成了妓女
@灵灵



入大学时,我是一个穿着白纱裙,扎着马尾辫,画着淡妆的元气少女,过着平静而单纯的生活。

直到我遇见了这样一个学姐,她虽然不漂亮却有撩人的魔鬼身材。本来家庭背景十分拘谨的她却有各种名牌衣服和包包,还有一桌子的化妆品,说没有猫腻,鬼才信呢。

我们机缘巧合住在同个宿舍,看对方也挺顺眼的。

她可能是看我资质好,不时向我透露小道消息。一来二去,好奇心的作祟下抱着试试的心去玩。

我换上学姐的吊带白裙子,摆着她教我的骚样,为了让脸色更红润,她还掐我的脸。拍了几组照片,随便修饰一下就发到她的贵圈里。



我虽然不如学姐纤细,却也是十分丰满,该长的也长对了,再加上润白的肌肤,修长的黑发,颇有几分神仙姐姐的韵味。原来,我也有几分姿色。

几小时内就有好几个人来勾搭,还各种爆粗口。经过学姐的一番筛选之后,我跟一个已婚大叔上了床,因为是处的,大叔当晚给了我1000块。头一回觉得自己真值钱。

在一场公平的交易里,他成了我的干爹,承包了我每个月的生活费,还为我那住院的妈妈付医药费。他花钱买青春的肉体,我出卖肉体赚钱,大家各取所需。

虽然是交易,但他待我很温柔。让我体验了细水长流的雅兴,我不由得想起了古代的各种青楼才女,能让皇帝为他挖地道偷情的李师师,才华横溢的鱼玄机、薛涛和柳如是那些妓女被文人千古传颂。

如此,我也当起一只清新脱俗的金丝雀。我慢慢地相信他对我真心的。



我们是名义上的父女关系,有一天我提出了去他家做客的请求却被他无情拒绝。气急败坏下偷偷跟踪了他。

在他家门前,终于看到他的太太,他太太怎么看都是温文尔雅的妻子,自带一股我见犹怜的清流,完全看不出是一位八岁孩子的妈妈,看他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的太太,那种我从未见过的爱慕之情飘散在空气里。

我落荒而逃,我知道我败了。因为我压根就不配当她的对手。思量一段日子,我咬咬牙决定跟他断了来往。

我们在一起三年有余,三年里我没走进他的心,他却把我从纯洁天真的少女变成一堆烂肉。

一万块钱的分手费,三年里我花了他将近二十万。我的青春在一张床上肆意妄为。

那时候,我妈刚好在动手术急需资金。有了这笔钱正好能还医院的账单。正当我往医院跑的时候,医院来了一通电话。



说是我妈非要出院,结果被我二叔带走了。接着还说,当天有一位十分温婉的女人去看我妈,他们聊了一会儿我妈就发飙了,大闹要回家。

医生还补了一句,你妈的情绪要是太过激动,就有复发的危险,我哭笑不得。那医院为何还准她回家?

我去了医院,不出所料病房空空如也。而病房里的护士和病人看我的眼光明显带着鄙夷,我就知道这下出事了。

回到老家才知道我妈去了。爸爸当面给我一个大嘴巴子,“你这不知廉耻的小三,还有脸回来。你妈都被你气死了,你知道吗?”

周围的人借风使舵,左一句破烂货,右一句不要脸。我从头到尾都是跪着被骂来骂去,推来推去,却没有看不出一丝情绪。大概悲伤过度也就麻木了吧。

我还没来得及看看母亲的遗体就被他们轰出家门。我在门前站了很久,看着这个生我养我的家,狠心扔下一万块钱转身朝门外跑去。

那天,下着倾盆大雨脸上已经分不清哪些是泪哪些是雨了。

生而为人,对不起。当我跑回自己以前住的小屋时,震惊地发现屋里到处狼藉一片。墙上还写了各种咒语,“臭婊子去死”“死全家”“下地狱”......



我全身发抖,脑门一轰,晕了过去。等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脸上一阵凉飕飕的。原来我是被冷水泼醒的。

看了一下四周,发现地方不对。一个妈妈桑对着我咒骂,“小婊子,要不是看你这张脸早打死你,还装什么装,赶紧去接客。”

于是我像个木偶一样,被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拉去化妆、换上短裙,穿上暴露的背心。在镁灯光下,沉沦在欲望的深渊里。

从此,我成了站台女。我被那个温文尔雅的女人卖到窑子里,成了彻头彻尾的婊子。

结语:一首诗



我的魂灵无处安身

只因我身在肮脏的地狱

无尽的黑夜

蔓延每一寸肌肤

沉沦、升起、沉沦

黑色里偶然一束金灿灿的光

如梦如幻

谁把谁救赎

谁又谁推向更深的渊潭

我不接受世人的怜悯和侮辱

请别给我光明

我已习惯了暗无天日

今生今世

我是一名没有爱情的花姑娘



生活,何止于美好



作者:少音



听从内心的声音



敬告: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,若有侵权、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联系邮箱:731761942#qq.co m
本页标题:妓女日记_冷月葬诗人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67dir.com/5906-1.html
论坛
  阅读原文
支持0次 | 反对0次  
  用户评论区,文明评论,做文明人!

通行证: *邮箱+888(如:123@qq.com888)

精彩推荐